未来时政

《我们这样拍电影》访谈锺孟宏:所有创作都是在描绘冲突

我记得我很早很早就想拍电影,我是念电脑资讯工程的,后来出国唸书就转唸电影,回来的时候大概是 1994 年,台湾电影已经完全躺平了,一直躺平到所谓的 2008 年。你同时也是非常棒的广告导演,过去很多朋友想拍电影,又觉得环境不好,最后不少都会先去拍广告赚钱,想着未来再圆一个电影梦,你呢?这是一个好的方

未来时政2020.05.27

《我们这样拍电影》访谈锺孟宏:所有创作都是在描绘冲突

我记得我很早很早就想拍电影,我是念电脑资讯工程的,后来出国唸书就转唸电影,回来的时候大概是 1994 年,台湾电影已经完全躺平了,一直躺平到所谓的 2008 年。

你同时也是非常棒的广告导演,过去很多朋友想拍电影,又觉得环境不好,最后不少都会先去拍广告赚钱,想着未来再圆一个电影梦,你呢?这是一个好的方式吗?在那样一个时代。《我们这样拍电影》访谈锺孟宏:所有创作都是在描绘冲突 锺孟宏首部纪录片《医生》。

这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管道,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不好的管道。因为拍广告跟拍电影不一样,不要说因为我没有电影可以拍,所以我想去拍广告,事实上拍广告以后是很难回来的。广告片拍个几天,人家给你优渥的导演费,怎幺有办法去转换成你可能要做一两个月或是半年一年,最后可能一无所获,甚至赔了一屁股债。不要说未来会得到什幺样的效益或成果,光是过程的转换就很难去面对了。

我觉得我很幸运的是,当初先拍了一部纪录片《医生》,因为从广告片到纪录片是一个很大的落差。广告片是很精緻的,甚至为了一个镜头,很多人去分工。纪录片则没有资源,所以后来在拍纪录片的时候,发现我以前的方式全都不对。我记得拍《医生》的时候,我在美国只买了一个十块钱的小枱灯而已,那就是基本的光源,也就是拍整部电影的光源,一个触控式的小枱灯。

后来我发现,这个改变让我转变满大的。从一个非常有资源的模式,到没有资源的时候,不只是心态上的转变而已,就连视觉的美感、影像的视觉,全都要做一些极大的改变。后来拍《停车》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。拍广告的时候为了画面刁钻,但是换到电影时,就用最真实的角度,用那种很客观的东西去拍那个东西。而通常广告片的导演就是影像最厉害的,怎幺可能抛弃过往一些很厉害的东西,所以我觉得这蛮痛苦的,到现在还有这种感觉。

《停车》上映时,其实让很多人惊艳,虽然你说已经是克难的状态,但整体的技术面和美学表现,那样的精準度,是台湾很多导演的第一部片做不到的,我想那还是你长年拍广告和掌镜所锻鍊出来的功力。但是我觉得《停车》真的不是一个很成功的电影,因为它某种程度陷入了一个导演第一部长片的包袱,想讲太多东西,放太多情感,和太多个人数十年的东西。

《我们这样拍电影》访谈锺孟宏:所有创作都是在描绘冲突 由张震主演的《停车》,拿下金马最佳美术设计。

这是你事后的察觉,还是当时就发现了?拍完的时候就感觉到了。导演永远摆脱不了你自己的时候,不管是你过去的东西或是经验,那对你都非常累,对观众来讲也很累,因为谁要去看你的那些东西。当然会觉得我有一种激情,我有一种抱负,或者我有一种人文的关怀或思想,但是我觉得我做电影不是要这个样子的,电影就是故事跟人,对我来讲有时候人比故事还重要。

以前一直会想说,我要抛弃这个东西,就是那种对一个事情的看法,试图要讲一个生命的哲学,或是一种对社会的看法。那是我真的很受不了的。因为电影应该是故事看完之后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解读,你从那个解读里面看到不同的概况,或是生命、社会的概况,这样才对,不是导演在讲给人家听,导演讲给人家听,是一件非常啰哩巴嗦的事情。

所以你不满意的是《停车》里,锺孟宏放入了太多自己的观察跟想法,就像大多数导演拍第一部作品时的状况。对,我觉得那是很恐怖的。因为你自己想很多事情,你会想人生有时遇到一些伤痛或磨难的时候,你真正的伤痛在哪里?伤痛是看不到的,除非是突然来的那种伤痛,藉由哭泣或发洩可以看得到以外。但是事情过了以后,所有存在的东西都是一个表情而已,表情不是伤痛,表情就是生活中会发生的一切而已。

《我们这样拍电影》访谈锺孟宏:所有创作都是在描绘冲突 《第四张画》让锺孟宏夺下首座金马最佳导演奖。

就像《停车》里面那一对老夫妻?对呀!我可能做广告做很久,因为广告就是追求美好嘛,美好的生活美好的事物美好的衣服,所以我常会觉得,广告片在讨论的这些东西,他跟你讲想法、故事、人,但这些广告公司到底懂什幺,他们都坐在办公室,吹着冷气穿着衣服,在想这些事情,人哪是这个样子?

电影也是很多美好的东西,但是我觉得美好的东西,对我来讲永远都是一个记忆而已,因为人生来就是一个非常悲剧性的生物,因为太多情感了。也就是因为太多情感,所以在很多东西上面都没办法满足,或者都有一些冲突。而那个东西就是人之所以成为人最有趣的地方。我觉得电影应该就是表现这个冲突,我不觉得只有电影,文学也是一样,摄影也是一样,任何创作都一样。为什幺很多伟大的创作,都是在描写这种冲突,或是人性里面很纠结很那个的东西。

创作过程中,新电影对你有产生影响吗?我想新电影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回来就没有工作了!因为常常讨论新电影的时候,就会侷限在那个世代里面的几个人,那几个人当然就是我们都非常熟悉的创作者,可是我觉得 1989 年侯导拍出《悲情城市》时,事实上台湾新电影就结束了。后来杨德昌导演的高峰,已经是台湾电影环境往谷底下探了。就变成这十几年台湾电影很苍茫,除了那些人在拍片以外,台湾基本上已经没什幺电影声音了,虽然偶尔冒出一个,但已经没有后续的能力,把浪花再延续下去了。

记得有一次影展的时候,观众问我说,你会不会很心仪台湾哪个导演?我的答案当然是侯孝贤。他又继续问,那为什幺你的电影不像他们的电影?我说你喜欢一个人,跟你要跟随他是两件事。就像感情,你喜欢她跟你要娶她是两件事情,你可以很喜欢这个女孩子,但是你不一定要娶她,对不对?那是两件事情,你是对他有一种尊敬,对他某些电影有一些敬意。

我觉得尊敬这个导演,不是因为他的作品而尊敬他而已,最重要是因为人。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人。他就是我很尊敬的人,非常非常的循循善诱,很为别人想,会去关怀一个电影、关怀这个职业的一个导演。


《我们这样拍电影》访谈锺孟宏:所有创作都是在描绘冲突

本文摘自《我们这样拍电影》,大块文化出版。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《我们这样拍电影》访谈锺孟宏:所有创作都是在描绘冲突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《我们这样拍电影》访谈锺孟宏:所有创作都是在描绘冲突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

猜你喜欢